看历史故事,讲中国历史,尽在历史之家网!

点击收藏历史之家网,每天必看!
当前位置: 历史之家 > 北魏 > 冯太后 > 正文
“子贵母死”的传位方式在北魏沿袭了七代,冯太后将其发挥到极致
发布时间:2018-01-12 15:30:25

立太子前,先赐死其生母。这种残忍的传位方式,史学界称之为“立子杀母”或者“子贵母死”。开此先河的,是汉武帝刘彻。造就“汉武盛世”的刘彻,晚年却疑心重重,听信奸臣江充等的谗言,造成“巫蛊(gǔ )之祸”,害死太子戾太子刘据,不得已之下,立幼子刘弗陵(即汉昭帝)继承帝位,却将满心欢喜的钩弋夫人赐死,为的是防止主少母壮,“恐女主颛恣乱国家”。

但在整个两汉时期,“立子杀母”仅此一例。而将“立子杀母”沿袭成势、形成制度的,却是北魏拓跋氏。

虽然中国的历代王朝都非常担心君主的大权旁落,为防止出现牝鸡司晨的局面定了很多铁的制度,但北魏这种如此血腥,又被严格执行的“杀后”制度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这条制度的始作俑者是北魏王朝的开国皇帝道武帝拓跋珪。

史书上说拓跋珪是跟刘彻学坏了,才想了这么损的一招。其实拓跋珪是个粗人,哪想得到这种冠冕堂皇的说法,帮他想出这理由的应是那批刚刚聚集到道武帝身边的汉族士人。而更深一步的缘由在于拓跋珪以前的百年之中拓跋族是“母强子立”的局面,新君继位往往依靠母舅族的力量,拓跋珪自己之所以取得政权便在于取得了母族贺兰部落的支持。而为了使日后新君的继立不受外族干扰,维持拓跋族至尊无上的地位,道武帝才不得已立下了如此严酷的制度。

如此一来,北魏的小太子们成了这世上最可怜的人。刚刚被确认为帝国的继承人,便立即与生母阴阳两隔。他们可以得到整个天下,却没有母爱。在那些虎视眈眈的眼神里,他们都只是奇货可居的宝贝。

几乎在每个北魏皇帝登基的宫殿下,都埋藏着他母亲的一条命。翻开《魏书·皇后传》,关于“子贵母死”的记载,让人触目惊心:

“道武宣穆皇后刘氏,后生明元……后以旧法薨;

明元密皇后杜氏,……生太武……泰常五年薨;

太武敬哀皇后贺氏,……生景穆,神麚元年薨;

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生文成皇帝而薨;

文成元皇后李氏,生献文,……依故事……薨;

献文思皇后李氏,……生孝文帝,皇兴三年薨;

文贞皇后林氏,生皇子恂……后依旧制薨;

孝文文昭皇后高氏,后生宣武……暴薨”。

这份死亡名单中,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文成元皇后李氏,可以称“依故事”死;孝文贞皇后林氏,可以称“依旧制”死;而排在最前面的刘氏,称“以旧法”死。而拓跋珪的继任者、明元帝拓跋嗣的生母刘氏,无疑是这种皇位传承方式的第一个牺牲品。

但这样的制度就有效吗?能防止出现主少母壮和内宫干政的局面吗?不会的,任何一项完美的制度都有它的漏洞,尽管在设计之初显得是多么天衣无缝,但终究会被聪明的人利用。而将这制度玩弄在股掌之中的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文成冯太后。

献文帝元弘(因推行汉化政策,将原鲜卑姓氏“拓跋”汉姓“元”)于北魏文成帝和平六年(公元465年)即位,当时献文帝元弘还非常年幼(他的母亲由于“子贵母死”早被赐死),所以文成帝的皇后冯氏被尊为皇太后。冯太后临朝听政后,在孤儿寡母的危难关头诛杀了专权跋扈的丞相乙浑,完全控制了朝政。由于献文帝非冯太后所生,而冯太后又风流成性,把持朝政,于是日渐长大的他与冯太后的矛盾与日俱增。冯太后当时将献文帝的太子元宏(即后来的孝文帝)收养在身边,即使是献文帝本人都很少有机会接近太子。而孝文帝的母亲李皇后早由于元宏被立为太子而被冯太后下令赐死,孤苦无依的元宏此时只能依赖祖母,以期获得稳固的地位。

在权力斗争的紧要时刻,冯太后逼迫献文帝元弘内禅,将皇位传给其子元宏,而当时的元宏才五岁。被架空权力、成为史上最年轻太上皇的献文帝元弘与冯太后的矛盾终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献文帝元宏乘机诛杀了冯太后的情夫李弈泄愤。为情所困的冯太后变得极为心狠手辣,寻找机会害死了献文帝,所有的权力又重新回到了冯太后手中。而孝文帝元宏的第一任皇后林氏更惨,刚刚生下皇子拓跋恂(便是在孝文帝元宏迁都后想跑回平城老家的那位太子),便被冯太后赐死。当时的孝文帝元宏早已想废除这条残酷的宫廷制度,但迫于冯太后的淫威而无可奈何。

(剧照:冯太后)

冯太后之所以接连赐死孝文帝元宏的生母、太子拓跋恂的生母,主要是将这些储君的抚养权抢在手中,以便自己长期控制朝政。冯太后利用“子贵母死”的制度害死异己,从而专朝达二十五年之久,是对道武帝拓跋珪这位野蛮人的良苦用心的最大讽刺。

在“子贵母死”的阴影下,到了北魏宣武帝元恪时期,竟然出现了“椒掖之中,以国旧制,相与祈祝,皆愿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魏书·皇后传》)的局面,堕胎现象也屡见不鲜。再者,皇后高氏“性妒忌,宫人希得进御”,元恪面临着绝后的政治危机。后来,胡氏不惧“子生身死”,艰难地为元恪生下了元诩这根独苗,因功“进为充华嫔”。为皇统大计,宣武帝元恪废除了“子贵母死”制度。

(冯太后之墓)

《资治通鉴·梁纪》记载:“天监(南朝梁武帝萧衍的第一个年号)十一年(512年)冬,十月,……乙亥,魏立皇子诩为太子,始不杀其母”。始于天赐六年(409年),止于延昌(北魏宣武帝元恪的第四个年号)元年(512年),“子贵母死”在北魏沿袭七代,历经百年,见证了拓跋鲜卑的兴衰。

更多>

北魏历史人物

更多>

历史人物

更多>

北魏人物

更多>

北魏名人